第38章 第 38 章(1 / 2)

作品:《请停止你的张三行为

像是为了惩罚陆盐,赫淮捏住他的鼻子,狠狠地吻着他。

空气被一点点掠夺,就在陆盐感到窒息时,赫淮松开了他。

陆盐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没等他把这口气喘匀,赫淮的吻又急不可耐地落下。

陆盐瞪直了眼睛,目光凶狠,赫淮一放开他,陆盐粗喘着大骂,“你他妈……”

嘴再次被堵住,连同陆盐的咒骂也被一并吞下。

赫淮的惩罚加重,他拽过那条银色链铐,固定在oga的腰上,然后打开了电击模式。

电流霎时涌进陆盐身体,一股难以言说的麻意,让那截削窄有力的腰腹绷紧,上半身也高高扬起,像一张拉满弓的弦。

下一瞬,陆盐重重瘫软回床上。

腰部是陆盐敏感的地方,平时赫淮吻这里,他都痒得受不了,更别说这种磨人的电流。

缺氧让陆盐大脑一片空白,仿佛一条刚水里捞上岸的鱼,的,只知道张着口呼吸。

缓了几秒,理智终于上线,陆盐阴沉地瞥向赫淮,沙哑着质问,“你跟谁学会的这套?”

赫淮心道,这是你言传身教的结果,但现在说这个没有任何意义。

他一瞬不瞬地盯着陆盐,面无表情道:“我们分开7年零5个月,你欠我178次。”

陆盐没听懂赫淮这话什么意思,不过隐约觉得不妙,他眉头拧成两个疙瘩,“什么?”

“你之前说过,一个月我们可以做两次,到今天为止,你一共欠我178次。”

赫淮口气认真的几乎可怕,“这是不带利息的算法。”

陆盐反应了两三秒,旋即露出一个荒谬地冷笑,“那只是在巴塞罗星舰上的权宜之计。”

赫淮沉下脸不说话,然后开启电击模式。

电击模式只维持了两三秒,却让陆盐整个腰都软了,腺体还分泌了一些信息素。

于是alha更不爽了,停下了电击,在陆盐身上重重咬了一口,oga猝不及防地叫出了声。

陆盐因为自己过激的反应恼羞成怒,双眸冒着火星子,他连着冷笑了两声。

“说到底,你他妈不就是想上我?有本事你今天就把178次上回来,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

他话音刚落,就被生气的alha堵住了嘴。

赫淮一碰上陆盐,就像火星溅进了油锅里,顿时将陆盐心里的火全勾了出来。

陆盐不甘示弱地反咬赫淮,心里狠狠地想,我他妈凭什么要给他上?要上也是我上他,上完我就甩。

两个人较劲似的交缠到一块,不像是在亲热,反而像是两头野兽在争夺地盘的管辖权。

狭窄的单人床摇晃得厉害,地面跟床腿摩擦时,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十几分钟后,不堪重负地塌了。

床榻时,陆盐以微弱的优势占领上峰,他用剪刀腿将赫淮绞倒,刚压上alha的双腿,床板猛地砸到了地上。

陆盐的身体跟着晃了晃,趁着他分神的功夫,赫淮扣住他的脚踝,翻身将他重新锁回到床上。

在半亲热半打斗中,陆盐早从赫淮身上找到电子手铐的钥匙。

赫淮压过来的时候,陆盐一拳抡上他的下颌,但下一秒,他的手被赫淮反剪到身后。

alha将陆盐前面的黑色t恤卷至领口,从脑袋褪到后背,用t恤捆住陆盐的双手。

陆盐挣扎了两下,不甘心地弓膝蹬向赫淮的双肩。

他的脚还没碰上赫淮,对方悍然扣住他精瘦的小腿,用力一拽,陆盐重心不稳地前栽,被迫跨坐到赫淮的腿上。

赫淮修长有力的手指牢牢扣着陆盐的腰,在oga骂人之前,吻上了他。

-

陆盐双膝跪在赫淮腿根两侧,被对方锢在怀里,动弹不得。

他垂着眸,额前被汗浸透的黑发,一绺一绺地垂在眼前,双手还被捆在身后。

漆黑的眸被水汽蒸得湿漉漉,发尾缀着的汗珠,一滴滴往下淌,不厌其烦地冲刷腺体,在那块嫩肉上留下诱人的水渍。

这种时候,赫淮并不像少年时那样话多,双臂死死钳制着oga。

陆盐的眼睫抖得很厉害,仿佛一条放进油锅里的鱼,被反复地煎炸。

-

r99星昼长夜短,日照时间长达十八、九个小时,晚上九点多天才能完全黑下去。

陆盐不记得自己是几点从零件加工厂回来的,赫淮放开他时,天已经黑透了,他躺到床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陆盐是在一张陌生的床上醒来的,过度的疲劳让他精神疲劳,身体酸痛,四肢乏力。

“您醒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是赫淮那个烦人的智能管家,陆盐默默翻了一个白眼,并不是很想跟它交谈,但这里没有第二个‘人’。

“这什么地方?”陆盐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嗓子哑得不像话。

想起数小时前,赫淮摁着他折腾的画面,陆盐磨了磨牙,就因为床榻时他该死的分了一下神!

智能管家:“您现在在太空星舰上,至于目的地,您无权询问,因为赫淮先生降低了您的等级,您现在是c级伴侣,信誉度不够。”

陆盐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c级伴侣,还信誉度不够,他发出夸张的嘲讽声,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