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 33 章(1 / 2)

作品:《当我成为满阶屠皇的官配后[无限]

语文课下课后,画报黑板上的字悄无声息的又红了一行。

李启文死了,关于他的死亡条件应验之后,白色的字迹也被染成了对应的鲜红。

而此时此刻玩家们不得不重新站在这里,审视着这一行行白色粉笔字。

这些风格迥异的白色字迹中,只有关于时凌的那一条彻底消失了。

像是没有应验成功般,牌场自动抹杀掉了这条死亡规则的存在。

游戏还在继续,黑板上的话会一句又一句的变红或是消失。

除此之外,没有第三种可能。

眼下玩家中,只有郑袖袖和王沛奇有完整的描述,而其他人的都被血渍污染,看不清楚了。

后者的死亡条件简单易懂,那就是王沛奇不能迟到。

看上去很好避免的死亡条件,只有玩家本人知道这其中的艰辛。

正如李启文克服上课困意一样,明明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却还是意外的睡着了。

梅花牌场会不断的制造恐怖与意外,而所谓的幸运,在这里根本是看不见也摸不着的东西。

谁都期望它的来临,谁又都不敢只期望幸运的到来。

而后者郑袖袖的死亡条件,要比前者难以捉摸多了。

她看着黑板上关于自己的那一行字,就紧挨在李启文的下方,好似下一个就轮到她一样。

“黑板上的字能不能擦掉?”

郑袖袖咬了一下嘴唇,随后看向一旁的宜图:

“你的死亡条件是不是被你自己擦掉的?”

宜图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女人看似精致冷静的面容上,浮现出几分焦躁。

“在教室里上课的,又不止我一个。”宜图开口道:

“谁动了黑板上的字,你觉得其他人都是瞎子,看不见么?”

他这番话说的并不客气,毕竟郑袖袖质问他的时候,语气也听不出来有多和善。

郑袖袖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语气并不是很好。

事实上她并没有恶意,只是不太会说话。

“我、我没有质疑你的意思,我只是想再确认一下。”

要知道黑板上的字是自己消失的,还是人为擦去的,有着很大的区别。

如果是前者,那么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想办法不触发死亡条件。

但如果是后者,这就意味着画报黑板上的死局,全都可以破掉了。

可事情根本不可能这么简单,郑袖袖有些失望。

黑板上的字不是宜图自己擦掉的,那就是牌场自动抹掉的。

她看着那行关于自己的陈述,怎么也想不到死亡的点在哪里。

郑袖袖敷面膜,明明关于爱美敷面膜的死亡条件,但见鬼的是,她压根就找不到任何一张面膜。

她的宿舍没有,教室更不可能有。

她不止一次怀疑,自己触发的死亡条件根本就不是面膜,否则为什么事实和黑板上陈述的不符。

而现在李启文的死,逼的原本快要忘记这回事的她,更加的心烦意乱。

没人对此有看法,郑袖袖到底有些不死心。

她拿过一旁放置的黑板擦,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

计涵忍不住皱眉,第一个开口问道:

“袖袖,你要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把这些话擦掉。”

然而她还没得及到动手,就被人快一步的拦了下来。

“别冲动。”高个子青年韩维并不赞同,“我们现在还搞不清状况,你把字全擦了,万一直接触发了死亡规则怎么办?”

郑袖袖挥开了他的手,不耐烦道:

“谁说我要把字全擦了?没看见黑板上还有其他无关紧要的学生名字么?”

她这样一说,其他人都懂了她的意思。

郑袖袖想要擦除nc学生的死亡条件,以此做个试验。

她虽然说话不好听,但人又不是蠢货,傻到会自寻麻烦。

韩维听后愣了一下,这未尝不是一个办法。

毕竟除了郑袖袖和王沛奇的死亡条件是完整的,其他人的名字都压在了血迹中,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完全变成红色。

郑袖袖挑了一块最明显的区域,擦掉了几排nc的陈述。

她擦完之后,拍了拍手上的粉笔灰,便让开了身子。

这时,站在一旁安安静静的希桃,突然瞪大了眼睛,抬起的手微微颤抖。

“你、你做什么擦掉了我的名字!”

郑袖袖皱眉,转头一看。

她刚刚擦掉nc学生的陈述时,不注意带到了一点,正巧希桃被压在血迹中的名字挨的很近。

唯一露出来的“希”字,也一并被她擦没了。

而黑板上被擦掉的字,却没有再出现。

“我不是故意的,意外。”郑袖袖的解释显的很没有说服力。

希桃难以置信的看着她,整个人看上去都快要哭了。

谁都不知道名字从黑板上擦掉,到底会发生什么。

而最坏的结果,就是死亡。

“妈呀,这可怎么办。”站在宜图身后的王晓磊低声道,“她这说不是故意的,都没人信啊。”

宜图也觉得这事不好说,郑袖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毕竟她在擦黑板的时候,身体挡住了众人的视线。

“我知道你因为找不到面膜的事很着急,但是你不能为了你自己,拿我做实验啊!”

希桃气极了,双眼微红的看着郑袖袖。

而郑袖袖在听到她说的话后,整个人愣住了,随后脸上浮现一抹羞恼。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就拿你做实验了,都说了是意外是意外!”

“你这么怕死啊?要是擦个名字就会死,你怎么还好端端站在这胡搅蛮缠?!”

她气急了,不仅仅是因为希桃泼的这一身洗不掉的脏水,还有她居然将自己一直焦虑担心的事,当众说了出来。

这下所有人都知道,她的死亡条件根本构成不了条件。

因为她找不到致死的面膜,更别提到底是哪一张了。

希桃被她凶的湿了眼眶,咬着牙哽咽道:

“明明是你做错了,凭什么”

郑袖袖的脸彻底沉了下去,“你说我凭什么?你偏要我把所有的难堪都”

她话还未说完,希桃紧张的瞳孔微微一缩。

但好在这时,牧城打断了郑袖袖的话。

“你做错了事不仅不道歉,怎么有脸在这理直气壮的乱喊乱叫?”

牧城目光阴冷的看向她,“就因为她现在还好好的站在这,否则你早死了。”

郑袖袖笑了,“你威胁我?牌场里玩家不能自相残杀”

“哦是么。”牧城不耐烦的再次打断,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

“让一个人死的办法多得是,你以为谁杀人都是明目张胆拿着刀子的么?”

郑袖袖的脸色变的异常难看,她的目光沉沉的落在了希桃的身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希桃却目光微微闪躲,并不敢与她对视。

【匿名玩家965:这两人不对劲,绝对有鬼。

匿名玩家357: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讲真的这事本来就是那个擦黑板的不对,要是我,我也翻脸啊。

匿名玩家498:对啊,事关生死,谁不紧张?她倒比倒霉蛋更生气,无语。

匿名玩家532:额,我能说这两人都有问题么?郑袖袖确实不对,但那个小白莲可是说了一个致命关键啊。

匿名玩家476:???找不到面膜也算致命关键?

匿名玩家432:怎么不算啊,郑袖袖的死亡条件是面膜,找不到不意味着不存在啊,你想想,这东西要是被其他人找到了,或者

匿名玩家608:卧槽,好像是这么一回事,而且现在所有玩家都知道了这件事,恐怕都在猜她的死亡触发条件了。

匿名玩家438:这能咋办呢?谁叫她自己猜不到啊,要是被别人先猜到了,没有恶意的就算了,有恶意的,她必死。

匿名玩家596:你们有谁看了这两人的视角么?她们住一间宿舍肯定发生了什么。

匿名玩家411:我看了,但是没看懂(尴尬一笑jg),两人说话也是奇奇怪怪,一脸懵

匿名玩家432:我也反正这两人不对劲。】

这件事随着上课铃的敲响,而告一段落。

但宜图却还在想着那两人吵架时,希桃说出来的那句话。

宿舍里没有郑袖袖要找的面膜,那面膜到底在哪里?

宜图想了几处地方都不太可能出现,坐在他身后的王晓磊也在绞尽脑汁的猜测,时不时小声和他嘀咕几句。

但凡他们中有人猜对了答案,那么无疑是抓住了郑袖袖的性命。

而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晚,郑袖袖一直惦记的面膜,居然和强制任务里的情书一起出现在了玩家面前。

两节自习课过后,众人离开了教室,回到宿舍休息。

宜图一边思考着郑袖袖面膜的事,又想着语文老师口中说的情书。

他坐在座位上随意翻了翻手中的漫画书,伤口散发的疼痛无情的拉扯着他的注意力。

六小时一过,阿道灵之身进入冷却状态,疼痛在语文课结束没多久,就尽数的返还回来。

宜图聪明的提前吃了止痛药,但还是觉得疼的指尖发颤。

回来的路上,都是江寒屿搀扶着的。

他的伤口毫不意外的又裂了,蹭了男人一肚子的血。

此时,他正在浴室里洗澡,水声哗啦啦的响。

宜图无聊的换了一本漫画书翻着玩,他也好想洗澡,但是伤口根本不能碰水。

只能拿热毛巾擦一擦身子,动作过大,还怕扯到伤口。

没一会儿江寒屿从浴室出来了,依旧毫不避嫌的着精壮的上半身,湿漉漉的头发不断往下滴水,宜图看罢忍不住皱眉。

这人走来,散了一身热气,几滴水珠随着他漫不经心擦拭的动作,恰好甩到了宜图的脸上。

宜图:“你能不能站到别处去擦。”

男人闻言,微微挑眉,这便看到了那人脸颊沾染上的水渍。

他不仅没有听话的到别处擦头,反而向前跨了一步。

江寒屿就站在宜图面前,头顶着一块黄黄小太阳的毛巾,然后抬起了手。

宜图:“?”

男人温热的指尖触碰上了他的脸颊,抽离的时候,那点小小的水渍也被一并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