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商议(1 / 2)

作品:《我死了,我装的

六月阳光和煦,富人区一栋豪宅里,贝多舒服的躺在摇椅上享受着貌美的妻子给自己按摩,他眯起眼睛说:“再往左一点……对,就是那里。”

年龄不过三十出头的妻子边按边柔声说:“前几天姐妹们打电话约见面,我才发现好久没出去逛逛了,今天天气这么好,老公陪我去看看呗~”

方才还一脸和善的贝多被她一句话惹怒,挥手推开她,说:“天天净想着花钱花钱,你就不能想想怎么给我挣钱吗?”

妻子心中怀疑加深,面上却泫然欲泣:“我嫁给你不就是为了花你的钱,你最近怎么这么穷酸啊?连一个包都不给我买,家里是破产了还是你在外面养了其他人?”

你有点过于直白了吧……

贝多木着脸说:“去去去,你懂什么,我投资了大项目正是用钱的时候,等……”

妻子挑眉:“等……?”

诡异的红瞳在眼前一晃而过,贝多恍惚的说:“不用等了,我在为社会做贡献,不求回报。”

妻子气不过推了他一把,“说什么怪里怪气的话,你跟我讲不求回报?别搞笑了,赚亏心钱的事情你还做着呢,谁不求回报都不会是你。”

贝多梗着脖子,倔强的说:“反正要钱没有。”

“我!”女子气急,糊了他一巴掌,负气大步离开。

贝多摸着被打疼的脑袋嘶了几声,正准备追上去和她好好理论理论就听窗台上的风铃无风自动发出了阵阵叮咛叮咛此起彼落的清脆响声。

如同每个恐怖片的主角,贝多在大白天也感受到了冰冷的窒息感,好像在他身上曾经伴随着风铃发生过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情,即使脑海里并没有相关记忆,但他的潜意识一直在提醒——危险!

少年的轻笑打破沉寂,他以玩笑的语气说:“了不起的觉悟,奖励你一顶加绒绿帽。”

贝多手指颤抖,连头也不敢转,低声说:“钱准备好了,在桌子上的银行卡里。”

凉夏从窗台跃下,没有朝他说的银行卡走去,而是来到墙壁前,暴力拉开与环境融为一体的可活动墙壁,一间密室便徐徐展现于眼前,他朝里面像是洋娃娃一样精致的女孩说:“偷听可不是美丽的女士应该干的事情哦。”

艾琳娜睁着大眼睛没管她爹惊恐的表情,说:“你是第一个喊我女士的人。”

“我看人从来不看外表,”凉夏对她眨眨眼,“只看实力。”

女孩从椅子上站起,边整理裙角边迈步走出密室,见自己的防护手段被看破,她索性露出一个开朗的笑,指着贝多说:“那个蠢货只会花钱,换我来跟你合作吧?”

“嗯?”凉夏打量她,感兴趣的问:“你怎么知道我正想换个合作伙伴?”

“让他把所有资金搜刮一空,明显就是不打算留贝多集团长期发展吧。”

艾琳娜知道,如果自己不站出来,没用的父亲估计已经被他送去警局自首了。

“你什么时候知道公司财务状况的?”贝多没想到自己一直忽视的女儿居然摸清了公司资金动向,还人不知鬼不觉的在他房间弄出了一间密室!

凉夏面无表情的瞥了他一眼,中年男人立马瘫软在地昏迷过去。

艾琳娜定定注视着凉夏,没有被其他事情分去一丝一毫注意力。

她向凉夏伸出手,说:“宇智波先生,你好。”

凉夏扬起下巴,深邃黑眸透着令人目眩神迷的光彩,他问:“你是为了家族还是为了金钱?”

“都不是,是您的构想打动了我,我……失礼的看了您放在父亲桌上的计划书。”

艾琳娜粽色的眼睛里流露出仇恨的色彩,她抿了抿嘴唇,沉着的叙说理由:“两年前邪恶机器人在g市作乱,因为没有高等级英雄留在分部,英雄协会下令全体撤退,他们没有想过自己走了普通人要怎么办,我妈妈她。”

“我妈妈在事故里……”艾琳娜捏紧拳头,尖声说:“如果连英雄都逃走了,他们还能叫英雄吗?!我看不下去,胆小的人、虚伪的人应该受到惩罚!”

自母亲离去,艾琳娜的生活不复阳光,死去的牺牲者无人悼念,怯弱的伪善者功成名就,她仇恨着这个世界,恨到为了复仇可以不择手段,与虎谋皮算什么,只要能将英雄协会摧毁,艾琳娜会心甘情愿的奉上一切。

嗯~又是一个偏执的反派好苗子。

凉夏并不认同她的想法,给她泼冷水:“既然你看过我的计划书,那应该知道我创立怪人协会不是为了和英雄协会作对的吧?”

计划书是凉夏拿来忽悠贝多的,但不管他说的如何天花乱坠贝多都死活听不进去,凉夏烦了直接一个别天神让他乖乖听话。

“我知道,您的怪人协会是为了制止邪恶,”艾琳娜擦去眼角的泪光,肯定的说:“可怪人协会一旦壮大,当民众真正意识到哪一方才是正义后,您不想对立也会变成对立。”

凉夏眼底漾开笑意,并不讨厌她的阳谋。

他绅士的弯下腰,握上女孩被冷落许久的手掌,上下摇晃着说:“很高兴认识你,艾琳娜女士。”

“您知道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