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三章 红粉骷髅(1 / 2)

作品:《道墟

公路愿意成得到了,这一为圣诞陈楚类似的状况,应该赵杰他们都没有过经验教训者,毕竟是陈楚一人的因果,所以必须要自己来单独承受落实,将其强行转化到了青兖门等人身上,只怕会起到相反的作用,陈楚早就这么快一次,公司面前却是突然之间浮现出来一片诡异的景象,陈楚明明为自己挑选了这座洞府,周围千里之内都是荒无人烟这种深山老林才是最大干道文多的地方不进获得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而且不必再去面对呢那些人族修行者近乎于无穷无尽的探查,他们不管抱着怎样的目的,或是想要迫不及待的将陈楚置于死地,也可能是单纯的打算与他进行更深层次的交流比经修行这条道路上,单纯凭借一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就连赵杰上前需要集合整个老旧的能量,他们源源不断的资源,硬生生将其堆积出来了一位元婴修行者,同理之下,陈楚也应该如此才对,但偏偏他的问题就出在了这里,不管那些追随者抱着怎样的目的,但只要是接触陈楚的时候,必定会耽误他的精力与时间,这样一来相当于是变相阻断了后者的修行之路,这才才是令人感到无比厌恶的地方,要不然的话凭借陈楚和麟师这一对最佳搭档的全力以赴,原本能够在10年大限到来的时候完成合体境界的那部门槛,从而真正让陈楚迈上新的第1步,这片世界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修行高手,若在此之前陈楚只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小家,伙罢了根本就不能加入到老辈人物的圈子里一面,哪怕他不顾一切代价地挑动青兖门,引发了一场掏钱波澜,可却是以自身性命作为代价,险些就落个身死道消的下场也只是给他弄来了一个不错的名声吧日后若有人提及了顶多将其看成生死不顾的大神,却无法和他的这些厚人相提并论说你陈楚才会这样的交集,如果再拖延下去,只怕还没等赵杰那边有任何反映,自己反而倒是先被屠杀殆尽了,她的身后可是还占着诺大一座画精致,包括刘佳在内页已经将最后希望都寄托在了陈楚身上,可连这小小年纪却要承受如此沉重的压力,但凡换成其余的那些年轻修行者根本就无法向陈楚现在所面临的境况是那一出好戏下意识开口询问并未详细熟悉的声音居然麟师居然被强行隔绝开来,这才是最令人感到意外的地方,陈楚们原本还慌了神,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毕竟这些事情见怪不怪了,这要是有更多的熟悉套路分,都是让陈楚可以经受同等数量的教训,一波又一波的忍耐下来,哪怕是一块顽石,也应被磨砺成了粉末,最后在倚微风吹拂,只怕早就已经消散得无影无踪了。

确实陈楚面前出现的这副景象,令他都感到万分诧异,如果麟师这时候也能看得清清楚楚,应差不多也是一副类似的失态表现就是先前的那几位第帝子尤其以陈战和周南为首,这两人都是陈楚先行收揽下来的,传承人原本是想要令他们借张自己的衣钵到痛,但后来陈楚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并没有那么做,他这一身至尊修为根本就没有任何人能够将其长达下来,只有陈楚这也是属于至尊的荣耀与光环,我就这么平白无故地将其落到陈战或者周南的身上,对他们而言也是一场天大的祸患,相比较之下倒不如陈楚的教导他们自行境界至于说的钟声自己的这一生到过还是安安稳稳地寄居在肉体之内,等什么时候重生归来,陈楚再度君临天下,仍然可以派上,很大的用不成的确如此,那他是修为在根基,在不稳固的至尊,但终究有这样的境界加以束缚,理论上而言,只要陈楚重新唤醒了,那部分记忆,最多只需要几年时间,他就可以真正实现这个庞大的计划,只是照着眼下的局面判断,似乎还是长路漫漫,并没有多大的概率成功重复,哪怕出现一丁点的差错,都有可能会让他前功尽弃,赵杰满脸泪水的正在向陈楚苦苦哀求,这是对你老人家就大发慈悲还是放了我们吧您可是高高在上的至尊,确实没有必要跟我这样一个无名小卒计较三分啊,老死的爱囚声音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了,大一就是满脸冷漠的神态,她的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发生,仿佛自己只是个局外人而已,充当着旁观者的角度,不过确实在万年前真是无比的商演过,之所以能够演绎的如此真如此,甚至连一丁点的假象都无法寻出破绽,陈楚道也是惊讶了些许在收龙赵杰的时候却并不愿意跟随第一次终生未婚知道被陈楚讲形式这封印的事后还试图向他提议,日后能不能将自己的红颜知己重新带回尘世间,不过都已经被地府接纳,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轮回往复造就,已经踪迹不可寻了帝子却也是个性情中人,在上为追随,陈楚之前就已经坠入了那个红粉骷髅的拳头里一面陈楚始终以此作为称呼,不管对那个小姑娘生得如何倾国倾城,但事实上并未如同陈战所料想的那般这是很普普通通的一张面孔而已勉强可以算得上是端庄秀丽罗的至今也搞不明白究竟是哪件能够打动了自己最引以为傲的第一届女流之辈都不惜付出性命的代价,甚至于说多次顶撞了陈楚,他脱离师徒关系,最后还是以陈楚的镇压出手作为结局呢,个可怜的小姑娘被她狠心的送入了地府轮回,恐怕到现在为止,陈战心中对陈楚还多多少少存有一丝怨念,但这也无可厚非,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对这种儿女私情更是要一刀两断,如果继续纠结下去,不仅仅会耽误了陈战得修炼到过,甚至连同陈楚的庞大计划也要被迫中断,这是他绝对不可忍受的结局所你才会出现了这样的餐单落幕现在可倒好,刚刚村服了那枚圣诞之后,竟然在陈楚面前出现这样的场景,其用意显然可想而知,不过依旧没能让陈楚产生丝毫的动容,他隐身稍稍地朝着周围大量,果不其然,除了赵杰之外,周南那里也是另外一幅淋漓尽致的好戏师尊,如果你再不放手的话,而徒弟这一辈子恐怕就真的要彻底沦为一个赌徒酒鬼了,这也是陈楚的一大遗憾,他生平只收下了三个弟子而已,但当初怎么也不会料到,居然是最不中用,而且从来没有被陈楚细心教导过的曹锐给予了他最大帮助眼前的老刘身材相当魁梧,一看便是常年习武的壮年大大汉,并且两条手臂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泽很显然他从陈楚这里学到的并非什么修行精髓尽有纯粹的肉身,体魄罢了,但这能够让它长樊超凡入圣,却也已然足够,是这一家货的缺陷在于会在毁掉了那张嘴巴上面,并且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沾染上了赌徒,这样的鄂西终日,沉迷在声色犬马当中,虽说并未落下修炼,陈楚却也无可奈何,他始终搞不明白周南究竟对于时间有着怎样精准地把控,甚至有时候怀疑他是否已经参悟通透了时间倒着因,此才能将自己下发的那些任务如数完成,与此同时竟然还没有耽误了在烟花场所流连忘返这样一来就连陈楚都不能对他有任何指责,先前还为此特意布置了非常繁重的任务,曹锐和陈战都是叫苦不迭,人为根本就没有办法完成,结果落到周南那里却是顺利如数的上交了灵丹,并且数量还稳稳地多,出了一背,即便是这样通过陈楚私下里布置的那些探子回报消息,饶是如此,老刘竟然还抽空前往了烟花巷一趟,也不知道李娇到底有着怎样天姿国色的他,仿佛无穷无尽的诱惑光,从这一点而言,比陈楚赐予给他的道途长生奥秘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师尊也没有办法干涉,每个人的道路都略有不同,但最后却有殊途同归,你还是好自为之吧,陈楚虽然对这两个弟子一阵头大,但乐部但却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就这样沉沦下去,一方面出手斩断了陈战的凡尘情思,甚至还将他的所有记忆都给磨出了,这样也相当于是断绝了他与那个所谓红颜知己,当然在陈楚爷的骷髅而已,不确实影响到了他们师徒几人之间的关系,另外一方面去同时出手,抹杀了老刘所有灵根他谢谢清楚的狠,后者之所以会成了这副烂糟模样,纯粹是在于自己仗着至尊弟子的名头到处惹是生非,哪怕他有再高的天赋,但人性二字却已经将其彻底的否定了,陈楚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只能是将灵气重新打磨一番,在反诉国度这个熔炉里面即将动手的时候,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起来,甚至达到了上千丈的地步,迫使周围的观众们不得不向后退让。

而且那种玄奥的波动。好像涟漪一般的向周围蔓延了,包括陈楚还有那些蓟州地址在内,几乎所有修行者都有着清晰的感应。

即便整片遂州没传出任何的震动迹象,但他们心里面却是嘻唰唰的咯噔一下,用脚趾头都能大致的猜测出来。

这道门户毕定就是用来开启震动的关键环节了,只是方才那股诡异的波动,到底是不是劫境所致。这在他们心中已经打上了一个问号,而且还无人能够作出回答在上述万名围观者当中,陈楚是第1个做出准确判断的,他几乎能够断定这座劫境,绝对与他的御神经有着不可分割的关联原因。

无外乎便是,方才那股波动在席卷了这片场域,而且将陈楚的身体贯穿过去之时,他能够感应到,自己体内那道老疤的异样状态。

熟悉的紫色雾气显现,就要破发了出来,幸好陈楚及时的调动肉身镇压,没有让这种惨烈的景象发生。

否则的话,陈楚和他都会落个两败俱伤的下场,更别提再如何的解释真相了。

慢慢的,随着时间逐渐推移,这道门户表面也是浮现出来了,许多的纹路根本不用耗费多少精力。

直接用肉眼就能看得清清楚楚了,而且还得故意退到更远的地方,才能看清楚原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