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八章:十个储物戒指的酒(二更)(1 / 2)

作品:《君御诸天

美味佳肴,美酒琴瑟。

本是武者颇为喜欢的东西,但大厅中的布置准备,却实在是非人可享用。

只见得灵果灵膳并不多少,不过单薄几盘而已。

但所谓美酒,可真的着实不少。

入目所见,座位周围尽都摆满了酒坛。

而且全然没有小坛,尽都是半人高的大坛,或者说是缸会更准确一些。

一眼望去,密密麻麻。

除了走路的通道以外,尽都再无空隙,全都是酒坛。

似乎是为了喝得痛快,座位旁边还各有一容貌身材姣好的侍女,专门用作取膳斟酒,正在娇柔而坐,静待归位。

其中最让君弈崩溃的还不是这些,他四下打量,细细观望,竟然发现除了相对的两个座位以外,再无其他,也就是说,从头到尾畅饮的就只有他们两个而已。

君弈心头打颤,眼皮直跳,甚至伸出的手都颤抖了起来,艰难的指着这些酒坛问道:“这些酒,难道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喝?”

或许因为崩溃,君弈口中传出的言语音调,都发生了些许变化,隐隐有些尖锐。

“怎么?不够?”

如此,都还是君弈强自压制的效果,但听得贲行恶诧异的高声呼喊后,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就要落荒而逃,远遁此地。

“大哥,你的耳朵和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你到底是怎么听,才能听出这话外音是不够的意思?”

“这分明就是已经要崩溃了的节奏好吗?你能不能清醒一点?难道未喝就已经先醉了?”

君弈心中咆哮不休,若非实力太弱,他差不点就准备把贲行恶的耳朵揪起来,看看里面是不是已经被堵结实了,还有脑子里,是不是摇一摇都能听到海浪拍打的波涛声?

但贲行恶却恍若未觉,拍打着君弈的肩头,安慰道:“你放心,敞开了喝,喝完了还有,绝对给君兄弟管够!”

闻言,君弈嘴角一抽,艰难的抖颤道:“贲,贲大哥太看得起小弟了。”

“来!坐!”

贲行恶大手一挥,便让君弈上坐。

事到临头,他也没有了退路,只能另寻办法,走一步看一步,便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准备落座。

“君兄弟到底敞亮,比任山寒那些东西可强多了!”

贲行恶见君弈走过去,不禁眼睛一亮,哈哈大笑着说道:“看君兄弟的样子,想必也是好酒之人,看到酒都已经走不动路了。”

君弈一个趔趄,差点就要砸在座位。

心中暗骂:你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到老子看到酒走不动了的?

原本还以为贲行恶耳朵有问题,脑子不好使,现在看来眼睛的毛病也是不小。

“君兄弟没事吧?”

贲行恶看君弈跌坐,不禁一愣,而后又笑道:“都说了酒管够,你也别太激动了啊,难道还怕把我这喝空了不成?实话告诉你,光装酒的储物戒指,我就装了十个!”

“来来来,喝!”

听得此言,君弈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可还未等他把第二杯送入口中,便听身侧斟酒的侍女低声说道:“公子可要悠着点,府邸中的所有人都被大人喝怕了,无人敢应。”

若是以前,君弈听到这话说什么都要走。

但贲行恶方才说,装酒的储物戒指才只有十个,那还怕什么?

君弈不以为然的将碗中酒一口饮尽,洒然道:“没事,区区十个储物戒指的酒,一起拿来才有多少?不过是塞牙缝而已!”

侍女脸上笑容不变,继续为君弈斟酒,不过在送到他手中时,柔声说道:“公子可能没有听明白,贲大人所说的十个储物戒指的酒,乃是装了十个装满酒的储物戒指的储物戒指。”

“什么乱七八糟的。”

君弈一怔,有些没太听明白侍女言语的意思,直感觉一阵拗口,便不准备多想,喝了酒再说。

可就在他把酒碗放到嘴边的时候,脑海中灵光一闪,崩出了一个念头,使得他被口中的酒水呛得直咳嗽,差点把肺都吐出来。

“君兄弟,怎么了?”

贲行恶猛灌了一口酒水后,见君弈咳嗽,好奇的看了过来,大笑道:“别着急,慢慢喝,没人跟你抢,喝完了还有,十个储物戒指呢!”

说着,他还看向了侍女,叮嘱道:“好好的伺候我君兄弟,若是没喝舒服拿你是问。”

侍女应了一声,连忙帮君弈擦拭嘴角和身上洒下的酒水。

但君弈却胡乱的抹了一把,而后抽搐着嘴角,直视着侍女的眼睛,艰难的问道:“你所说的,十个装满酒的储物戒指的储物戒指。”

“是不是说这十个储物戒指里装的,都是储物戒指?”

言至于此,君弈的声音又颤抖了起来,尤其是在看到侍女点头的一瞬,心都提了起来,好似是被大手攥紧了一般,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但他还是心存侥幸的确认道:“这些储物戒指里装的,是不是才是酒?”

“没错啊。”

听得侍女天真烂漫的声音,直接震的君弈呆滞当场,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