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基地!斯通中校!(1 / 2)

作品:《末日帝国之雇佣兵

……尽管夜已经很深了,但斯通中校仍然没有睡意,他拿着一只陶瓷的酒杯坐在控制室里,一边细细品味上等白兰地一边思考明天的计划,当然,他还得写出详细的报告,把两天来军队生化攻击取得的成绩向上面汇报,他搞不懂的是,这种几乎等同政变的生化攻击上面要什么报告?也许是为了搜集攻击效果?斯通中校猜测着……管他呢……他想,现在最要紧的是他的那个蠢笨的手下,那个威尔还没有完成对内部通讯装置的调整,这让他有些不安,虽然所有的摄像头已经能正常工作了

斯通中校是这个坚固的建筑物的最高长官,而这个建筑物现在是总统的心肝宝贝,这里不停的培育出新鲜的病毒和变异有机体,这是总统迫切需要的……而且……斯通中校苦恼的思索着,这个城市也还有问题,那两个身份不明的男女是他的心腹大患,他们似乎摆脱了军方特异功能者的追捕,而最新派出的杀手至今还没有消息……明天让施工人员进入第三区域吧……斯通中校考虑着,让多些人手去帮助他的那个笨蛋威尔……刚想到这里,斯通中校眼前的显示器上突然闪烁着警示信号,同时还发出柔和的机械转动声,但是他并没有太担心,这种情况今天已经出现六七回了,每一次都是因为传感器过于敏感,对某一道门的轻微位移做出的无效警报……必须让威尔把这个也修好……斯通中校一边关闭了警示信息,一边大口喝着杯子里的白兰地,尽管是深夜了,他还必须待在这间屋子里,因为当“堡垒”的全体工作人员都到位之后,为了重新设定探测器必须让这里保持有人看守的状态,不过就目前而言,能自由出入控制室的就只有斯通中校一个人,如果回房睡觉的话,这让人懊恼的警报声一定会把他从梦中惊醒

斯通中校随手按下一个开关.在他左侧的监视器上出现了一排画面,他不经意地转头一瞟,根本就没想过上面会显示什么东西……但紧接着他便愣住了,在离控制室约五百米的入口房间东北角顶部安放着一个监视摄像头,此刻摄像头拍摄到的画面就在他眼前,一身漆黑的两个……不,四个人都打开了手电……那微亮的灯光不仅照在满是灰尘的书架和气象观测设备上,也让他们手中的武器不时反射出暗淡的亮光……有手枪和步枪!怎、怎么可能……身体在被恐惧和愤怒占据了整整一秒之后,斯通中校猛然想起了自己的职责……这些人究竟是谁?恐惧没有把他吓倒,因为斯通中校一直认为自己是这个国家……不,现在是这个世界上最有权力的几个人之一……他把手伸向操作台的下部,取出安装在那里的听筒,这是一部直接跟警戒部队秘密办公室相通的电话,他一拿起来马上就接通了……“我是斯通中校”他明显感到自己的语气有些僵硬,“出问题了,我要和将军通话……另外,希望他能立刻从城市南部回来……马上派一个小队给我……实际上你们早就应该把警戒部队派过来了”

斯通中校一边打电话一边紧盯着画面上的入侵者们,在咬住自己下嘴唇的时候发现刚才的恐惧已经转化成了一股怒火……不是说不会有入侵者么?这是什么人?难道是fbi的人?……就算是也没什么关系,他们应该不知道入口的密码,而没有密码想要进来只能使用成吨的,但是,看起来这四个人没有那么多的,不管他们究竟是谁,我一定要为刚才那一瞬间的感受报仇……斯通中校把听筒放回原处,然后抱着胳膊靠进座椅,他看到入侵者们横穿整个屏幕的画面后,开始幸灾乐祸的思考这四个人知不知道他们自己会在十分钟之内被消灭?

……建筑物内部又暗又冷,通过寂静的空气传到代亦耳朵里的柔和机械声让她感觉那比自己的心跳还要明显,这间屋子总共约三十米长,二十米宽,虽然不是很大,但由于没有任何东西把房间隔开,因此这里给人一种不安和毫无防备的错觉,尽管周围有许多忽亮忽灭的指示灯,可看上去它们就像是在黑暗之中监视着他们四个人的几十双眼睛一般……这里真让人讨厌……代亦让手电那微不足道的亮光照在建筑物西面的一堵墙上,睁大眼睛仔细检查,同时也不得不忍受内心对这里的厌恶,电影里那些进入其他人家里的私家侦探或是警察一般都会像是那里的住客一般冷静且娴熟地来回勘察,搜集证据……但现实是代亦对侵入一个陌生的场所充满天生的恐惧,就算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是正义的,明白自己是好人,但手心还是会不住地往外冒汗,心脏也像是在敲钟一样响个不停,甚至非常想去卫生间……就像是自己的某个器官已经缩成了樱桃一般大小似的……必须要忍住,不然的话就得在敌人的基地里尿尿……代亦当然不会做那种事

突然,代亦面前的一台在正面有烧熔痕迹的机器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代亦停下脚步,仔细观察着那个东西……这台装置上面有很多按钮.像电冰箱一样直立着摆放在那里,上面没有任何商标或者铭牌之类的表明这东西用途,其实不用手电筒即便只是目力所及的范围,这个屋子里也摆放着许多满是开关按钮的大型机械,如果其他建筑物里也有相同设备的话,那么要找到伊贺望月所说的密码控制板非得花上一整晚的时间不可,四个人三人人负责调查一面墙壁,上校则在屋子中央查看那几张桌子……在建筑物的某个角落应该安装了监视摄像头,所以动作必须得快,不过,既然这里只保留着最低限度的工作人员,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没有人时刻盯着监视器,代亦在心中不断像这样祈祷着……如果足够幸运的话,说不定警备系统根本还没有安装好……不,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可就算得上是奇迹了,只要找到密码输入板,她有信心能够顺利侵入再安全逃出去……自从来的这个堡垒之后,代亦的意识流不停的扫描着这个阴森的建筑物,这让她的神经一直紧绷着,但她现在学到了要相信自己的意识能力这件十分重要的事……也许这比武器的使用方法还要重要,依靠这种她自己也不十分清楚的能力可以躲开袭击,在敌人接近时隐蔽起来,知道什么时候该等待,什么时候该行动,但问题是现在这种状况她不知道是因为意识的抗拒还是因为紧张……代亦现在还搞不清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可以肯定是不止她一个人对这次深夜里的偷袭感觉很不好……阴冷、恐惧、连胃也开始疼了起来……她无法将那些凌乱纷杂的数据字符跟手电筒光圈里的景物区分开来,但适度的紧张也是必要的……对所有人来说都是这样。因为他们的行动很危险,总是想着会发什么危险的事其实并不是偏执,而是一种具有现实意义的担忧……哎这是什么紧挨着那个机器的右边,有一个高高的圆筒形装置,透过小小的正方形显示器可以看到,上面画着许多意义不明的黑线……而真正吸引代亦视线的东西是显示器上的灰尘,这间屋子里的所有东西都沾有同一种颗粒很细的灰尘……但眼前的这些稍有不同,灰尘上面有一层细灰,还有像是被手指划过时留下的线条,灰尘上面还有灰尘如果有人触碰这块沾有灰尘的玻璃,上面的细灰肯定会被抹掉,代亦皱着眉头摸了摸玻璃……表面很光滑……“我应该找到了”代亦一边兴奋的在通信系统中轻声说道,一边把手按在有灰尘的显示器上,显示器突然打开,弹了出来……里面反射着金属般的光泽,是一块镶在面板里的十键小键盘

太冷了……真想回到旅馆里,然后舒舒服服的泡个热水澡……代亦一边检查着那个小键盘,一边仔细倾听着自己心里无奈的祈求,其实她自己非常清楚让她产生这种想法的其实不是寒冷,而是这个场所的阴郁气氛……“太好了”上校静静地说道,然后上前一步把手电举起来,现在他们只能指望代亦的“超能力了”……“这下行了,好好看着”托尼医生也凑了过来轻声说道

如果代亦不像现在这么感觉冷的发抖的话,一定会礼貌地笑一笑,她让自己的意识游离出躯体,进入那个小巧玲珑的键盘……键盘被牢牢的接插在下面的电脑上,几条电缆线像高速公路般的出现在代亦的意识面前,不停回馈的电信号就像是高速公路上极速行驶的车辆,来了又返回……代亦输入第一个数字时托尼赶紧把嘴闭上,上校和伊贺望月也都屏息凝神地注视着这个过程

代亦没有去注意其他人的神情,只是按照那些电讯号的提示一个接一个的输入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