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又急又怒(1 / 2)

作品:《御九天

“卧槽,还有人比我莽?”奥塔愣了愣,拎着大刀也冲了上去。

只这一分神间,树妖和幽魂已攻杀到了所有人身前,短兵相接勇者胜,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拉回自己眼前。

“我们也上!”奥塔一声大吼。

“别逞强,先顶住第一波冲击!奥塔摩童别脱离队伍!”雪智御喝道,同时手中法杖高举,那粗大的魂晶石闪耀,四周瞬间寒霜遍布——强化霜冻!

晶莹剔透的白色雪晶瞬间在她脚下凝结,且以飞快的速度迅速朝前方蔓延,仿佛给那方圆数十米内的地上都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冰晶。

前冲的树妖有不少脚下踩滑的,打着滚、被后面的树妖群推涌着继续朝前滚来,空中的幽魂速度也是稍减,紧跟着就是巴德洛的凛冬霜冻,巨大的牙棒一个横扫,有成片的寒霜飞舞,与雪智御的冻气叠加,瞬间便是漫天风雪,生生将大片树妖和幽魂的冲势阻慢了半拍。

此时地上打转滚着的、空中前扑后拥乱撞的,后面的挤着前面的。

哗啦啦……

树妖和幽魂们层层叠叠的迤逦滚来。

“坚不可摧!”塔塔西竖起巨盾,数米宽的冰墙瞬间在大家身前矗立,生生顶住最前方那些滚涌过来的东西,随即便看到一道剑芒横削。

那剑芒怕有七八米长,瞬间将一大片树妖统统斩成两段,那些断裂的身躯还在地上不停的爬着,但身腿分离、行动迟缓,已经变得威胁不大了。

强横的物理攻击,对那些空中飞舞的幽魂本是无损,可刚才雪智御和巴德洛的冰霜能量已然让它们的躯体部分实质化,这一剑掠过,连幽魂都是成片被扫落。

黑兀凯的夜叉狼牙剑。

刚才那一剑不过是随手为之,替玫瑰和冰灵众稍稍减轻一些压力而已,他此时静静的悬立着,目光和注意力全都顶在树妖的主干身上。

擒贼先擒王,三岁小孩都明白的道理,只是,需要等待时机。

此时,蜂拥浪潮般的树妖幽魂先头部队瞬间和两边的弟子撞击在了一起。

老王和黑兀凯这边自然是稳稳顶住,叶盾那边也是轻松无比。

“杀!”

武道家们顶在最前面,雷妖股勒所在的萨库曼圣堂,来的都是顶尖雷巫,此时成了在后方进攻的主力,连同其他几个圣堂的雷巫,十几人联手召雷,空中有大片的乌云密布,手臂粗的雷光密密麻麻的从那乌云层中朝树妖群劈落下来,无论是幽魂还是树妖,最怕的就是雷击,此时成片的被扫落、电焦,浓烟乱窜,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烧木的气味儿,非但没有被树妖幽魂那如潮的攻势被逼退,反倒是步步为营,顶着那进攻浪潮朝前推进。

肖邦也在这大部队中,刚过来时就看到王峰了,但自从锋芒堡垒见面后,师父一直没有主动联系,他吃不准师父的想法,倒也不敢贸然相认,不过注意力却一直被师父牵动着,那是他这辈子最崇敬的人。

此时见黑兀凯那边率先出击,和树妖幽魂杀成一团,师父却抱手站在后面并不参战……

肖邦一愣之后便是恍然,想来师父对这些事儿并不感兴趣吧,毕竟对能秒杀准龙级魅魔的师父来说,这恐怕连小场面都算不上,不过作为师父的弟子,这种时候怎能落于人后?

不妨让师父看看自己的修行成果!

一丝精芒从肖邦的眼中射出,他双拳狠狠一握,一个圆弧中旋转着倒三角的金色印记,瞬间出现在了肖邦的双拳间,宛若两面金色的小圆盾,他高高跳起,跃过塔塔西的冰盾墙,抬手便是隔空一拳。

轰!

金色的拳印化为足足两三米直径大小,像巨人的拳头般朝前方的树妖堆里轰然落下,对幽魂的杀伤虽然有限,但那些树妖却是瞬间炸飞一片,威力竟不比轰天雷弱上太多。

“杀!”

九神那边也没闲着,其实相比刀锋这边,那边更游刃有余。

雪公主沧珏冰控全场,率着十几个冰巫,大片的冰雪寒风生生阻住了幽魂和树妖前进的步伐。

而在地面上,钢魔人恺撒莫宛若战车一样直接冲进了树妖堆中。

树妖的攻击手段不少,连撕带咬,它们身上的枝干硬若钢铁,且可以随意生长成刺,随便一捅便能宛若利剑般刺穿血肉,可却捅不破恺撒莫那身铁皮。

当当当当当……

无数的木刺捅刺在他那身铁皮上,发出当当声,却无损分毫,连点痕迹都无法留下,反被他随手一挥,六角浑天锏一扫就是一大片树妖,空中的那些幽魂也在尝试攻击他,想要从他的身体中穿透过去,吞噬他的精神和灵魂,可那铁皮显然并不是普通的铁甲,幽魂竟然穿透不过去,拿他毫无办法……

隆飞雪并没有动,他悬空而立,静静的观察树妖的弱点,也是在等待着时机。

这些小树妖和幽魂不过只是点热身的开胃菜而已,连先锋恐怕都算不上,三拨人马此时都无惧这些小树妖和幽魂,正在往前迅速推进,真正的战斗,会在三方进入树妖主体的攻击范围时才正式开始。

而谁能先一步攻过去,说不定便能抢夺先机,当然,也有可能成为别人的踏脚石,替别人试水做了嫁衣。

不过照目前的速度来看,九神这边高手聚集得更多,人也更多,明显比兵分两路的圣堂的推进速度要快得多……

嗯?

他转过头,被三道诡异的身影吸引。

那是三个全身都笼罩在黑斗篷中的怪人,他们旁若无人的直接朝那树妖主体走过去,而地面上的小树妖、空中的幽魂非但不阻拦,竟然还自动给这三人让路,在攻击浪潮中主动分开一条道来。

暗魔岛的人?

隆飞雪的眸子微微一闪,他们是如何办到的?

毫无阻碍的前行,宛若林中散步,任四周群魔乱舞,却无碍分毫。

“雷鬼。”默默桑身材高大,裹在黑斗篷中的眸子闪闪发亮:“我只能送你们进去,看你了!”

“嘿,这玩意儿可不好对付……”雷鬼德布罗意的眸子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在暗魔岛待久了,看什么都觉得新鲜,这可是货真价实的鬼级树妖,猎杀这样等级的大家伙,他也还是头一次:“尽力而为!”

话音刚落,三人已越过幽魂和小树妖的队列,踏足那树妖的攻击范围内。

而就在此时,原本静止不动、仿佛成了死物般的树妖,巨大的鬼脸猛然睁眼。

只见树冠顶上密密麻麻的触手突然闪耀起幽光,这次却不是像之前对付隆飞雪和黑兀凯那样纯粹的拍击,那些触手齐齐张嘴,那嘴中幽光一聚。

空中霎时间闪耀起数以千计的光点,紧跟着一波齐射。

轰轰轰轰!

密密麻麻的幽光魂弹宛若符文枪的能量弹般,朝暗魔岛三人组的位置雨落般射来。

“哼!”默默桑的眼中精光一闪,黑斗篷下一只大手伸出,扯着的竟是一盏连接着铁链条的招魂灯。

“魂引。”

宛若来自地狱幽鬼的阴冷声音,他大手一挥,招魂灯猛然亮起绿色的光芒,朝四周狠狠一荡。

“千幡魂灯!”

一盏绿色的巨大灯影猛然闪耀起来,笼罩住三人。

呜呜呜呜

那灯影上有无数的铃铛、孔洞、幡旗,发出招魂引诱的鬼哭狼嚎之声。

四周那些原本避开他们的幽魂、树妖们,仿佛被集体迷了魂似的,飞速的朝三人扑过来。

却不是攻击,而是将它们的身躯附在那灯影上,层层叠叠的挤着。

轰轰轰轰

头顶的幽光能量弹如雨而至,却是炸在了这些堆叠上来的树妖和幽魂身上,能量弹多,树妖和幽魂也够多,还在源源不断的被那招魂灯吸引,竟是用敌人的矛来刺敌人的盾。

四周那些还在和树妖幽魂酣战的人全都有些看呆了,这是什么招?一人就顶全部了!

“江昂!江昂!”

树妖的鬼脸变得愈发的狰狞。

哗啦啦啦!

无数垂吊着的触手往旁边微微一让,鬼脸上两颗硕大的眼珠瞪得鼓圆,猛然射出两道粗如手臂的强力射线。

那射线的速度飞快,远胜一般雷法,只眨眼间已轰中那堆砌起来的树妖幽魂堆。

轰!

能量炸裂,无数树妖和幽魂在顷刻间被汽化,威力竟能堪比城关的守城符文巨炮!

而在那爆炸的中心,一根泛着绿光的铁链高高扬起,搭在了一根触手上,拉扯着那裹挟住暗魔岛三人的魂引之灯冲天,竟是毫发无损的避过了射线的爆炸。

而在那魂引灯影中,一道雷光闪耀。

“该我射了!”德布罗意的眼中雷光一闪,手指一挥。

咻!

雷矛电射,却不止一支,紧跟着便是宛若连线般的无数雷矛。

咻咻咻咻咻!

雷电交织,光影纵横。

对面树妖的鬼脸正是大开之时,周围的触手此时赶紧想要拦截,可却远远不及雷矛的速度快。

砰砰砰砰……

无数雷矛轰在那鬼脸上,竟就像是无用的细针般乒乒乓乓的碰碎,竟然无损那鬼脸分毫!

第二百三十一章

“这玩意儿居然不怎么怕雷!”德布罗意有些意外,树妖本性属木,木系是最怕雷法的,可这玩意儿硬抗他的雷矛竟然还能毫发无伤,他眼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这树皮可不一般,得弄一截儿研究研究,林师叔最擅长解刨了……”

“别玩儿了雷鬼!”默默桑的魂引灯裹挟着三人,那铁链已然变化为了能量连接的灵魂锁链,拉升到极致,将三人像荡秋千一样往前飞送,避开密密麻麻的触手,眨眼间已逼近到那鬼脸一抹百米处,而在他们身后,密集的触手已宛若蝗虫般追来。

默默桑喝道:“动手!”

三人中的另一人右手双指往上一抬,一圈符文阵在三人的脚下凭空凝聚,有源源不断的魂力从里面涌出。

“知道了知道了!”德布罗意的嘴里嘟嚷着,手中却没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