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生死抉择虫神变(1 / 2)

作品:《御九天

只见这鲲古长眉徐徐,虽是满头的银须白发,却丝毫都不影响其五官的俊朗,只是此时此刻,那本该和善的五官却显得狰狞凶悍,怒睁的双眼中满是杀气和对这个世界的愤恨,反手一剑,毫不犹豫的朝着空中的鲲鳞斩下。

风声呼啸,天牙斜挑横档。

嘣……

波塞金的枪杆瞬间就生生被砸得弯成了‘u’型,鲲鳞勉强顶住,可当枪杆回弹的瞬间,巨力震来,鲲鳞的虎口瞬间就被崩裂开,天牙几乎脱手,身体则是像一发炮弹般往后飞射了出去。

“杀!”

巨型鲲古的眸子中满满的全是赤红的血光,完全看不到任何一丝理性的成分,此时一剑将鲲鳞劈飞后,他大腿微一弯曲,然后朝前冲射而出,越庞大的身躯,动作本应该越缓慢,可鲲古这速度一启动,却是迅若奔雷。

他手中的骨剑上幽光森寒,对准撞窝在墙上的鲲鳞喉咙,一剑便要封喉!

刚才那撞击的力量太大了,身后的墙壁又实在太硬,此时的鲲鳞全身剧痛不说,只感觉半个背脊都凹窝在那墙坑里,根本就用不上力、拔不出来。

骨剑瞬息而至,鲲鳞的眼中生出一阵不甘和惊怒,可还没等他将这将死的情绪彻底释放出来,却见眼前灰色的影子一掠,霎时间,光影迷离,有数十道灰色的身影瞬间在鲲古面前成型。

是王峰!

绝死逢生,鲲鳞的精神微微为之一振。

那是数十个王峰,每一个王峰的手里都握着一柄醒目的虚神兵大剑,而每一个王峰的身姿都各不相同。

数十柄虚神兵的攻击光芒万丈,能斩破次元的力量让整片空间都微微为之扭曲,这些大剑或是刺向鲲古的肉身、或是刺向它的关节要害,又或是直刺向它的眼睛。

影舞杀!

瞬间就是数十道身影的幻化,何止才超出当初只能用出十影舞的叶盾一筹?且每一尊身影带给旁人的气息都是真实无比的,看得鲲鳞眼花缭乱,而那些虚神兵的剑轨则更是每一道都杀伤力十足,仿佛足以将一切拦路者都撕成粉碎!

可下一秒,巨大的骨剑横空。

鲲古那早已失去理性的眸子,显然分不清王峰那些影舞杀身影的真假,也懒得去分清了,一力降十会!

一股完全蛮不讲理的气息从那骨剑上荡开,瞬间扫清一切障碍,仿佛在两人眼前开辟了一条璀璨的星河……

星落——万古杀!

宛若星河般的剑芒荡开,老王那些影舞幻影就像是脆弱的气泡一般,触之即碎,漫天的虚神兵剑轨也被那璀璨的星河所‘埋葬’、消失无形。

强,太强了!

鲲鳞看得目瞪口呆,都忘了要从被困之处先脱离,只眼见着那星河剑芒朝着自己的位置荡漾过来,要连同他也一起劈碎、埋葬!

可也就在此时,一只大手抓在了鲲鳞的胳膊上,老王略显有些沙哑的声音吼道:“用力!”

轰!

老王的拉拽力,加上鲲鳞自身爆发的力量,两个身影堪堪抢在这片墙壁被那剑光覆盖的瞬间脱离,飘飞到了十数米的空中,只听‘轰隆隆’一阵剧响。

紧跟着,那道能承受鲲鳞和王峰全力攻击都纹丝不动、仿佛永远都不会垮塌的神殿厚墙,竟在那劈斩星河的一剑勉强被强行轰开了约莫两米宽、七八米长的一道巨大缺口,有恐怖的邪风从那缺口中灌入进来,阴冷得让位于缺口不远处的老王和鲲鳞都感觉心底发凉的程度。

这、这真的只是鬼巅吗?鬼巅层次的力量,也可以爆发出如此程度的战斗力?!

鲲鳞只感觉自己的头皮阵阵发麻,手握神枪天牙,其实即便面对真正的鬼巅,他也是有一战之力的,否则当初也不会做出来闯禁地的决定,他是在赌,是在以小博大,但要是连最基本的门坎要求都达不到的话,那纯粹送死的事儿还叫什么赌博?而身旁的王峰别看只是个鬼初,但无论是刚才的之前的天灾火陨威力,还是刚才足足数十道分身、且全部配上了虚神兵的影舞杀,其爆发出来的战力都已经达到鬼巅的标准水平了。

两人都可以算作是已经入门级的鬼巅,按理说面对鲲冢中的各种关卡都应该可以一敌了,但此时此刻仅只是第一关而已,面对同样只有鬼巅力量的鲲古,无论攻防,却都感觉仿佛生生差了一整个层次。

哗!

一击未中,那两道血红色的视线已经猛然调转,扫向空中喘息着的王峰和鲲鳞两人。

“他防御虽强,但目标太大,可攻击的范围广;他力量虽大,但蓄势缓慢,如果想要放大招,那就很难打得中我们;他直线的移动速度虽快,但毕竟身材巨大,转向不不可能太灵活。”

老王的战斗经验显然比鲲鳞要丰富太多,此时此刻压根儿就没像鲲鳞那样脑子里去想些乱七八糟的对比,而是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鲲古的身上。

“大范围杀伤的远程攻击可以省了,破不了他的防御,白白耗费力气而已;不和与他硬碰硬的对抗,不要和他面对面的攻防,和他绕圈子,我左你右,天牙和虚神兵的破防能力惊人,只攻他腋下、腰腹,不要贪功停顿,有伤即可,我们磨死他!”

老王说得直白,鲲鳞听得也清楚。

脸上顿时有些羞愧,同样是鬼级,自己还高出王峰半个境界,可和鲲古一轮交锋下来,自己只顾着感叹敌人的强大,可王峰不但在一瞬间看出了鲲古的所有弱点,甚至连作战计划都已经拟定好,这差距……

他飞快应声道:“好!”

两人说话间,下方的鲲古已是一剑斩来,没有刚才那开辟星河般的威势,但出手速度却比刚才快了数倍。

可空中的两人早已准备就绪,此时老王身影一展,层层残影散开,摇摇晃晃、虚虚实实。

影舞——鬼影迷踪!

而鲲鳞则是宛若幻化出了层层叠影,就像是画面定格时一帧帧图像的拼凑,那定格的动作看似缓慢,实则无形无象,真身咻呼千里!

鲲鹏——逍遥游!

两人的残影本就难辨,此时一左一右的散开绕后,更是瞬间就拉出了鲲古的视线范围,让它脑子一懵,一时间不知是该往左转头还是往右转。

而下一秒,一阵刺痛已经从它右腋下传来,那是鲲鳞的攻击!

天牙的威力并没有真正爆发开,那是为了追求极致的速度,只取天牙本身的锋利,尖锐无比的枪头此时轻易刺穿了鲲古的外皮,在他右腋下拉出一条半尺长的伤口,深入那血淋淋的肌理中。

鲲古暴怒,身体往右急转,手中骨剑倒刺,可此时天牙抽离,鲲鳞绝不贪功,刺中就走,而下一秒,左腰上王峰的攻击已到。

虚神兵斩尽一切能量次元,鲲古这肉身大部分是同样虚神化的能量所凝聚,正是虚神兵的‘下饭菜’,此时一刀斩入,比之神兵天牙制造的伤口丝毫不差,也是同样的半尺长、半尺深。

鲲古没抓到鲲鳞,转攻左侧的王峰,可老王也是和鲲鳞一样击中即退,毫不抢功。

“能成!”鲲鳞眼睛一亮,刚才还觉得鲲古不可一世、无人能敌,让他险些绝望,可没想到只是个简单的拉扯策略,居然就能一举建功。

两人如此来回数次拉扯,居然配合默契,仿佛找到了某个平衡意义上的视觉盲点,鲲古身上平添数道伤口,却只能勉强看到王峰和鲲鳞的尾影,鲲古一声怒吼,猛然朝空中高高跃起。

“跟上!”老王和鲲鳞也是同时飞跃起身,仍旧是保持在鲲古无法触及的身后盲点处,可下一秒,鲲古手中的骨剑已然变形,化为一面大鼓,鲲古全身的魂力此时都汇聚于手掌间,往那骨制的鼓面上狠狠一拍。

“咚咚!”

一道可怕的音波以鲲古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猛然荡开。

可怕的震荡力,老王和鲲鳞别说攻势了,连飞行在空中的身影都是猛然一震,被那声浪‘吹’得险些倒栽回去。

天音三震,震字诀!

咚咚咚咚咚咚咚

恐怖的声浪连续而来,层层叠叠、连绵不尽。

鲲鳞对这音波的抵抗力极差,只堪堪扛上两三波,脑子一晕、眼前一黑,直接就被那声浪宛若过滤一般退着往地上栽下去。

老王身周则是里三层外三层的魂盾矗立,能量抵抗,显然比鲲鳞直接用肉身硬抗要强硬得多,居然抗住。

可震字诀,那音浪的震荡给人带去的伤害,是在不断叠加中的。

此时在那声波的震荡下,蛋型的魂盾开始宛若泡沫般被吹得不停变形、摇摆,最后……

砰砰砰!

老王也不过只是比鲲鳞多抗了几波而已,魂盾在不断的扭曲中轰然爆裂,血迹从王峰的耳鼻口中不断的溢出来,若不是天魂珠在不断的强行稳固灵魂,只怕这叠加后骤然加身的破坏,能把老王的五脏六腑都直接给震个粉碎!

轰!

老王也被冲飞,宛若一颗射到地上的石子般,狠狠的栽倒在神殿地板上。

坚硬的地板和他肉身来了次亲密接触,超强的冲击力撞得他感觉全身骨头都快碎完了,甚至连天魂珠与身体灵魂的连接都仿佛出现了那么一瞬间的剥离,让王峰险些直接晕厥过去。

老王此时的视线已经感觉有点模糊、出现重影,耳朵里也回荡着‘嗡嗡嗡嗡’的剧烈耳鸣声。

这种生死时刻,岂能有半点分心?他猛烈的甩着头,天魂珠疯狂运转,强行将那‘分裂’的视线重新聚焦。

只见此时空中的鲲古宛若一具已经陷入疯魔状态的杀人机器,在震飞两人的同时,身影一扭,毫不迟疑的、朝着旁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鲲鳞扑击而下。

它决定的死亡顺序,谁都别想更改,先杀这蠢货子孙,再折磨死那卑鄙可耻的人类!

鲲古的瞳孔已经变得彻底猩红,疯狂的杀意滔天蔓延。